筆趣閣 - 修真小說 - 大神皇在線閱讀 - 153 情竇初開

153 情竇初開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盡管吩咐!”廖澤端畢恭畢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國師那里,要個飄葉飛行法寶,然后去一趟白奎島。大概就在這個位置上,把一名叫秋紅的女掌柜給我帶回來。”王寶玉取出地圖,在上面比劃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事兒太小了吧?”廖澤端不免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小事,記得對人家客氣點,你為人穩重,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廖澤端領了任務,告辭出門,一刻不停的趕往白奎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苗曼豎著耳朵聽,心中寫滿了疑惑,五靈王為何會對一名偏僻小鎮的女掌柜感興趣?

        一定長得很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苗曼,去幫我沏一杯茶!”王寶玉取出茶葉遞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是白奎島的明目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味道不錯,我很喜歡。”王寶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這東西只有下等的修士才會喝呢!”苗曼笑了起來,顯得很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談不到多高貴!”王寶玉道,“苗曼,沏完這杯茶,你就可以走了,回你父母那邊,君子不奪人所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親的人品我信得過,他又視你為珍寶,我不準備帶你走了。也就是說,你不用再給我做隨從,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苗曼整個人頓時呆住了,半晌才嗯了一聲,拿著杯子和茶葉走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燒水沏茶,原來就做過,對苗曼而言,簡單至極。可是,沖開茶葉后,苗曼卻根本不想端上去,就坐在那里發呆。

        茶水涼了,倒掉重新沏了一杯,然后又涼了,再沏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苗曼總覺得精神恍惚,她原本恨王寶玉要挾父親,質押了她,如今重獲自由,卻無論如何也開心不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有那莫名受寵的王后以及什么女掌柜,難道說自己在大王眼中根本就是可有可無?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那懵懂的情懷,不知何時已經如花般盛開,卻又被一場突如而來的大雨,摧殘的落紅滿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苗曼用顫抖的手,取出一方手帕,上面繡著兩朵交纏在一起的花,葉片像是手一樣的牽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苗曼最近繡的,也把女孩家的情懷繡了進去。于此同時,她還看到了那些從黃玄衣服拆出的黑色粉末,突然將粉末倒入了茶杯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寶玉左等右等,也不見苗曼端茶上來,突然,左手中指一麻,靈罡指報警,出現了畫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萬沒想到,真正的危險就在身邊,王寶玉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過了好半天,苗曼用絲帕端著茶水進來了,低著頭放在桌子上,眼角還帶著淚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苗曼,這是你繡的的手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手藝不算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現在不渴了,茶水你喝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敢用大王的杯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關系的,相逢一場,算作以茶代酒,送你離開吧!”王寶玉臉色平靜如常,毫無波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謝大王!”苗曼端起茶杯,放在了嘴邊。

        嗖!

        王寶玉手指一彈,茶杯驟然碎裂,一杯茶水全部濺落在苗曼的裙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你這是干什么?”苗曼頗感羞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怕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,你要殺死我?”苗曼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是你要殺死我,剛才有人在茶水里下了毒。”王寶玉臉色陰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好強大,難怪那么多大修士都要臣服于你。”苗曼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毒藥從哪里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黃玄衣服里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知有毒,為什么還要喝下去?”王寶玉逼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之前我確實恨你,非常恨你,恨你讓我骨肉分離,恨你驅使我做下人。但是,這杯茶水無毒,有毒的那一杯,已經讓我倒掉了。”苗曼落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就改變了主意?是因為我讓你重獲自由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不想回家,我想跟你一起走,不管漂泊的再遠,只要能在你身邊,默默的看著你。”苗曼哭泣著,肩膀聳動,楚楚可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寶玉從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兒,他當然清楚這些話代表著什么含義,沉默半晌后,他緩緩起身,輕輕攬住苗曼那瘦削的肩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苗曼,我根本不清楚自己經歷了多少歲月,到底是多大年歲,在我的眼里,你就是一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孩子,已經十六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這份感情,我會記得。我已經有了妻子,曾經患難與共,又怎會輕易舍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很卑微,沒有容貌,沒有修為,根本不夠資格,我只想默默的跟在你身邊。”苗曼仰著小臉,大眼睛里飽含淚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吧!帶著你的絲帕,你父母最需要你,有一天你會明白,與其守望那遙不可及的感情,不如尋找身邊的知心伴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寶玉輕輕將手帕塞進苗曼的手里,慢慢的推著她,走出了大廳。

        苗曼終于邁開了腳步,低著頭走開,她后悔當初沒有好好表現,多半就是五靈王嫌棄她不夠利索,所以才弄個女掌柜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想通了,苗曼突然回頭,笑了:“大王,等我有了本事,一定再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完之后,她很快跑沒了影,躲在一處無人的角落里,放聲大哭!

        女兒被安然無恙的放了回來,苗宗對王寶玉的感激又多了一層。只是女兒好像是變了一個人,一改頑皮吵鬧,整日少言寡語,躲在屋內練功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奎島上某個小鎮的清晨,秋紅揉著惺忪的睡眼,打開了旅館的門,生意不景氣,接連幾天都沒一個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大步朝著這邊走來,修為竟然是筑基中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這身打扮就是有錢人,秋紅臉上堆滿笑,上前打招呼:“客官,住店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秋紅?”男子面無表情,聲音冷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以前來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!”男子擺了擺手,“我叫廖澤端,奉五靈王之命,帶你回西歸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不是開玩笑吧!五靈王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但你必須跟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秋紅心里不安,卻不敢得罪此人,趕忙關了店鋪。

        廖澤端取出飄葉法寶,招呼秋紅站上去,這倒是讓秋紅信了,除了五靈王的手下,誰能有這么好的飛行法寶。

        站穩之后,飄葉法寶如同一道電光,掠入幻滅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廖公子,我想跟你打聽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說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王寶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膽!”廖澤端停下了法寶,回頭狠狠瞪了秋紅一眼。

92qp-就爱棋牌
新时时贴吧 最新打鱼棋牌游戏 北京pk拾稳赚技巧公式 天顺娱乐登录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11选五软件下载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方 博彩线上娱乐网站 LG游戏平台 八大胜官方网址方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今天 内蒙古时时开奖视频 pc蛋蛋全天一期稳赢计划 360双色球投注预测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