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- 玄幻小說 - 圣墟在線閱讀 - 第四十章 怒

第四十章 怒

        東方,紅光膨脹,接著快染上了金色的光彩,太陽躍出,攀到太行山上方,開始噴薄絢爛朝霞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地間以及院外的果林中,還繚繞著一層薄霧,被紅日照耀,頓時流轉出各種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 時間還很早,可是林諾依已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說了一個好字,那邊便掛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結束通話后,他站在院中,迎著暖洋洋的太陽,沐浴在金色朝霞中,進行特別的呼吸法,早晚不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很奇妙的感覺涌上心頭,他覺得像是置身于暖棚內,又像是浸泡在熱水中,有一層物質流淌,漫過身體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心中一動,有些熟悉,又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了在昆侖山的經歷,當時扎根在青銅山頂的奇異小樹上花蕾綻放,有四片花瓣飄落,被他接在手中,事后他曾體會到血肉中有絲絲暖流,但實在過于細弱,幾乎微不可查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,相近的暖流出現,但是卻較為明顯,像是放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渾身都舒泰,從上到下,像是在被洗滌,暖流所過,如同細雨滋潤著干裂的土地,被快吸收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渾身上下都很溫暖,熱乎乎,精神更是異常飽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睜開眼,看到奇異景象,在他的體表,像是有一層淡金色的輕紗,覆蓋在軀體上,很薄也很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為如此,他才有那種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吸法結束,他低頭看著,很淡的金色輕紗越稀薄,最后沒入他的肌膚,就此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覺得,有些不同了,抬頭望向遠山,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中一座山峰上,一只松鼠在古樹上蹦跳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驚人的視力!

        同時,他可以聽到,很遠地方的蜜蜂振翅的聲音,甚至跟花瓣碰撞后,蜜蜂的短暫停頓都可被他覺察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從一間密閉的囚室中掙脫,瞬間呼吸到新鮮的空氣,楚風覺得,耳聰目明,五感等變得格外的敏銳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個世界都變得生動了,因為,感知比以前強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黃牛也在院中,同一時間結束特別的呼吸法,正好見到剛才的一幕,神色怪異,盯著楚風看個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并沒有注意到它,他在體會自身變化,并立刻付諸行動,進行測試。

        刷的一聲,他從原地消失,沖向院外的果樹林中,度提升了一截,粗略計時,百米距離僅用了一點三秒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力量,增福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體質大幅度提升!

        特別的呼吸法,顯露出它的可怕之處,可以改善體質,而且竟是如此的有效,顯得極其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力量、度、感知等,全面提升,這像是在進行某種進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到底什么來歷?”楚風問黃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黃牛諱莫如深,一直都不肯說出這種呼吸法的出處,今天也沒有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它寫下幾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粉,觸媒!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為,這才過去多長時間?楚風的體質竟到了這一步,效率太高,讓黃牛都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猜測,跟楚風在青銅山所觸及的四片花瓣有關。

        據黃牛了解,這種呼吸法非凡而神秘,但想要有所成就,卻需要“觸媒”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過以野味為主的早飯,楚風等到了來接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年輕的女子,鼻子上有些雀斑,除此之外,還算漂亮,未說話人先笑了,很容易跟人拉近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開來一輛純黑色的車,看起來十分厚重,有些高大,厚厚的鋼板,最新研究出來的堅硬玻璃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輛防彈車,看樣子不算普通,天神生物一向如此,很講究,即便是一般的出行人員,配備都很精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先生,請上車。”年輕女子為他打開車門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略微有些走神,因為,自從早上接到電話,林諾依告訴他,會派人來接他,他就一直在考慮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先生?”年輕女子帶著溫和的笑,在旁喚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對不起,想到一些事走神了。你先回去,我有一些急事要處理,中午我自己會趕過去。”楚風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輕女子有些不知所措,道:“可是,林小姐說一定要讓我接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搖頭,拒絕了,并告訴她,這里距離縣城不遠,中午時他自己一定會趕到,讓她先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輕女子無奈,她想和林諾依通話,但猶豫了一番,決定回去再說,因為現在林諾依很忙,正在處理太行山的事,今天即便是約了這位楚先生,也只是在吃午飯時相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是我自己謹慎過頭了。”楚風看著那輛黑色的轎車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黃牛,守好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隨后,他也動身了,在通向縣城的道路旁的林地中穿行,沒有走大路,他的度很快,真要全力邁開雙腿,不會比那輛車慢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,路途顛簸,原先的道路斷成很多條,中途有很多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,根本開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風遠遠的跟著,體質驚人,并不疲累。

        當遠行三十幾里后,前方道路越崎嶇,非常不平整,黑色轎車度更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間,轟的一聲巨響傳來,打破了這片區域的寧靜,簡直是驚天之響,一枚火箭彈精準打在黑色轎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沖擊力,恐怖的爆炸聲,將整輛車掀上半空,哪怕是防彈車,現在也噼里啪啦,玻璃盡碎,徹底變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咚!

        黑色轎車墜落在地,冒起火花與煙霧,地上土石飛濺,煙塵沖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又是一聲巨響傳來,無比精準,再次打在這輛車上,讓它當場解體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能防彈,也是有局限性的,這兩枚火箭彈威力太強,遠出它的防御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遠處,楚風臉色鐵青,他所擔心的最壞的事情生了,真的沒有想到,膽大包天!

        連這種事都干了出來,在林諾依派人接他的路上,進行截殺,進行致命的襲擊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恨啊!”他的眼睛帶著煞氣,為那個年輕的生命而惋惜,心中略痛,就這么死了,他有些自責,沒有能救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真的沒有想到,那個女人喪心病狂,連這種事真的干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覺得有那么一絲可能而已,防備了一下,結果不幸成真!

        接下來,又有兩枚火箭彈出,全部打在那里,那輛車徹底爆碎,火光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響聲太大了,原本這是一片荒野,路的兩旁是茂密的林地,結果現在如同驚雷爆響,打破寧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殺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動了真怒,對方到底對他有多么大的恨啊?竟至于此,花費這么大的力氣要除他,在林諾依派人接他的路上,下這種死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他也明白了,對方在害怕,擔心事情敗露,這是要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個女人在林諾依的身邊,知道我還沒有告知那些事,這是想趕在事前,在路上解決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風知道,對方在恐懼,鋌而走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急跳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面容冷冽,這件事沒完,逼得他要大開殺戒,但凡牽連當中的,不管是誰,他都要一并抹除!

        這觸及了他的底線!

        縣城,一座豪宅內,一男一女正在搖動高腳杯中的紅酒,慢慢地品,男子悠閑,神態放松,而女子則有些緊張,一直在等待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通訊器響了,女子快接通,道:“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凡人已經死了,跟車輛一起解體。但是,他身后的高手還沒有現身,我們在等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當聽到這樣的報告,女子神色更緊張了,顯然她就是曾經持有林諾依通訊器的人,此刻神色不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沉住氣……靜等那個人出現,然后給我絕殺!”她的聲音有些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通話就結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婉清,別緊張,多簡單的一件事啊,不要慌亂。”男子坐在那里,很平和的說道,他面龐白皙,很英俊,有一股儒雅之態,隨意的搖動著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穆,你說的輕松,可我犯了大忌,萬一被諾依知道……”許婉清臉色有些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緊,哪怕她知道又如何,天神生物又不是她一家的,我穆家也是重要成員之一。而且,你是她的好閨蜜,也是她的得力助手,不久后你的姐姐也將嫁給她的叔父,有什么可憂慮的?即便諾依知道,也不會將你怎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輕男子安慰,白皙的面孔上帶著淡淡的笑,渾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穆,說起這件事,我也是為了幫你,結果鬧到這步田地,你能兜住嗎?”許婉清問道,她很漂亮,丹鳳眼,若不是帶著憂色,是一個非常性感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這件事根本不可能泄露出去,菩提基因的人正在那片區域活動,而我們的人會和他們沖突,最終這一切……都是他們干的!”年輕男子平緩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隨后,他又搖了搖頭,道:“其實,我只是想讓那個凡人吃下苦頭,看一下林諾依的反應,沒有想到,你竟要殺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會知道你的心思,意外得悉,你下面的人找他麻煩,而后又知道他和諾依以前的關系,就想幫一幫你,結果竟惹出這么大的事。”許婉清無比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錯,她越陷越深,現在感覺真的不該參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只是一只小蝦米,從了解到的情況看,他跟諾依沒什么可能,我真是不想節外生枝。”年輕男子有些無奈,道:“既然你都這樣做了,那也沒有辦法了,將錯就錯,解決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剛才,他已經死了。”許婉清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這樣的人死了不算什么,但你都說了,他身后有一個大高手,那么就徹底解決后患吧。”年輕男子白皙的面龐上帶著自信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徹底解決嗎,要知道,我上次派出的人足以解決異人中的高手,可是,卻都沒了音信。”許婉清皺眉,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非他達到了金剛那個級數,況且,就算是菩提基因的金剛親自來,也不見得能討好!”男子很從容,笑容溫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沒什么變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菩提基因的人在那邊,這一次正是天神生物迎敵的時候,殺敵而順帶解決了那個后患,不會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山林中,楚風如一只獵豹,正在悄無聲息的穿行,他感覺到了危險,因為,這里像是有一個口袋張開了,等著他向里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片地方有埋伏,范圍很大,暗中人的最大目標不是道路上的那輛車,而像是正在等待有人闖到這里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認為楚風微不足道,他身后的人才厲害,這次主要是為了殺那個人?”楚風自嘲,而后神色冰寒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他憑著強大的感知,現了第一位異人,無聲無息的接近,短劍如黑色的閃電劃過,照亮幽暗的森林,切開這個人的頸項,血液濺起,那人帶著恐懼回頭,脖子那里血水汩汩,而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才是開始,逼我出手,我便滿足你們,一個也別想逃!”楚風冷漠的說道,他下了狠心,在此殺生,而且要大開殺戒,一路殺到縣城去!

        晚間那一章,要放在凌晨更新了,因為今天周日,新書期要沖榜,謝謝大家。

92qp-就爱棋牌
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版 真人麻将 11选5在线预测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都有那些 九城登录 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破解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 好运来28 彩票赌大小单双的彩种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 二十一点基本策略表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 流量挂机赚钱真的假的 碗里摇骰子猜单双口诀 赌场限红原理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