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- 玄幻小說 -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線閱讀 -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失蹤了?

第五百二十七章 失蹤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歸,這次是我欠你了,可惜此生怕是沒機會報了。下輩子,我們還做兄弟!”孫不正受傷不輕,臉色慘白,說話氣息都有些不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以后只剩淺淺一個人,可怎么辦啊……”夢云歸嘆息一聲,擔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聞聽此言,孫不正臉上愧疚神色更濃,牙關緊咬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別著急下定論,你們死不死,你倆誰說了都不算,我說了算。”青年男子收回五彩羅傘,豎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殺便殺,少說廢話。”孫不正見狀,怒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訴我你們師承何處,為何有這么多品階不錯的法寶?還有那只青色大鳥是什么來歷?這些你們都如實回答的話,我或許會大發慈悲的放過你們……當中一人。”青年男子悠然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孫不正聞言,神色微微一變,若是有一絲可能,他還是希望夢云歸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殺我們,又忌憚招惹到我們的宗門勢力,想先打聽清楚了,好收尾清掃,掩埋蹤跡?別白費力氣了,我們什么也不會說的。”這時,夢云歸卻直接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給你們機會,既然你們不要,那就別怪我了……”青年男子獰笑一聲,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說罷,他手腕一抖,那柄五彩羅傘頓時飛旋而起,飛入半空中遮蔽住了眾人頭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傘面上有符紋閃動,內里傘骨之上便亮起一道道密集彩光,如同無數根五彩光針朝著夢云歸等人疾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淺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夢云歸臉色平靜,腦海中最后一個念頭,仍是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所有人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,令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,出現了!

        懸浮在半空中的五彩羅傘,卻是突然一陣劇烈顫動,竟是直接失去了控制,傘面一合,將所有彩光收攏,朝著高空中倒飛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緊接著,一只白皙手掌探出,抓住了傘身,隨手一抹,就將其與原主人的聯系直接抹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男子口中悶哼一聲,滿臉驚懼地朝高空中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夜幕之中,一架通體綠色熒光繚繞的碧玉色飛車懸停其間,上面高低錯落站著三道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厲大人,淺淺……”夢云歸看清飛車上站著的三人后,頓時驚喜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孫不正等人見狀,臉上皆是露出了大喜過望之色,夢雄更是眼眶微紅,有些喜極而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見厲大人……”幾人躬身下拜,齊聲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歸,你做的很好。”韓立點了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夢云歸有些不解,臉上浮現出一抹茫然之色,孫不正卻知道,厲大人這是在夸贊他,先前寧死也不肯說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心中頓時有些后怕,若是自己先前透露分毫的話,厲大人或許此刻就會坐視他們身死道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夢淺淺叫了一聲,身形立即掠下飛車,落在了夢云歸身側,拿出韓立給她的白玉瓷瓶,倒出幾枚黃澄澄的丹藥,給他們分發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遠處,先前還恬淡自若的青年男子此時滿臉畏懼,徐壽等人更是早已經兩股戰戰,大氣兒也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石磯殿的人?”韓立瞥了一眼青年男子身上的服飾,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……回稟前輩,晚……晚輩羅華,是石磯殿的外門弟子。”青年男子強自穩定心神,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畢竟也是出身石磯殿之人,雖然只有大乘巔峰修為,眼光卻終究是不錯的,一看便知眼前之人絕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,所性徹底放棄了抵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可認識高升?”韓立開口,問出一個出乎羅華意料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輩是指在曾在仙宮當值的高升長老嗎?”羅華愣了一下,有些遲疑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曾在飛升臺當值。”韓立不動聲色的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他沒錯了,高升長老已經于數百年前失蹤了,宗門上下耗費了許多資源尋找過他的蹤跡,至今仍是下落不明。”羅華生怕韓立對這個答案不滿意,有些惶恐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蹤了……如何失蹤的?”韓立眉頭微蹙,沉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稟前輩,晚輩只不過是一個區區外門弟子,對于當年高升長老失蹤一事,所知實在有限,還請前輩見諒。”羅華戰戰兢兢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聞言,眉頭微蹙,手掌驟然探出,虛空一扯。

        羅華的身軀就不由自主地從地面飛掠而起,被他一把扼住了咽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輩饒命,前輩饒命……”羅華身軀瘋狂扭動,滿臉的驚恐之色,求饒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面無表情,抬起一根手指,指端光芒一亮,朝著羅華的眉心處點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竟是直接以秘術,對其搜魂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韓立眉頭一挑,發現其識海之中竟然有一層禁制,阻隔了他的窺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嘴角一扯,煉神秘術略一催動,羅華腦海中的禁制便瞬間冰消雪融,蕩然無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探查了片刻之后,韓立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,他的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怒意,手指上的光芒變得越發明亮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他提在手中的羅華起先還是滿臉驚懼,到后面開始眉眼歪斜,嘴角淌涎,神色變得越來越古怪起來,到了最后,更是直接眼白一翻,直接昏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見狀,冷哼一聲,一巴掌將他拍得直接嵌入了地下,身體摔得稀爛不說,已經被煉神術徹底毀掉靈性的元嬰,更是直接被震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幕落在周圍的徐壽等人眼中,自是驚駭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們眼中手眼通天,幾乎不可一世的羅華,在這名看起來皮膚黝黑的年輕男子面前,竟是連反抗一下都無法做到,便當場身隕道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方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種地步,他們無法想象,也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的他們,早已紛紛跪伏在地,額頭后背冷汗直流,身子止不住的簌簌發抖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之所以動怒,是因為這羅華口中所言,沒有半點實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并非是什么普通的外門弟子,而是專屬于石磯殿情報收集的網羅殿弟子,當年他便是為尋高升的蹤跡,才流轉到了這孟遲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他發現了這里有一條華陽砂礦脈,為了據為己有,才出手扶持徐家取代了云家,滅掉了孫氏皇族,掌控了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高升,本是石磯殿大長老的親傳弟子,當年失蹤一事,在門內引起的震動極大,宗門對其緣何失蹤的確知之不多,但卻知道與一神秘人物似乎有關,門內也有此人畫像流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這一神秘人物,自然正是韓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羅華這般的網羅殿弟子還有很多,數百年前就被派出宗門,到處尋找高升的蹤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見到韓立的瞬間,他就認出了其正是畫像中流傳的神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殺掉羅華之后,韓立臉上又流露出些許猶豫之色,思索著要不要去一趟石磯殿,探查一下有關高升的消息,畢竟對于當年之事,他總覺得還有些疑慮沒有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思考片刻之后,他還是決定不多此一舉了,如今距離離開冥寒仙府已經過了一段時日,天庭那里應該有已經不少動作,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今之計,他要盡快離開這片是非之地,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念及此,韓立單手一抬,一根手指點向了下方眾人中為首的徐壽,一縷青光立即將他捆縛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城外那座山上,給你們半個時辰……”說了一句之后,碧玉飛車青光一閃,便消失在了花園之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孫皓,謝厲大人今日之恩!”孫不正緩緩下跪,朝著韓立的背影,單膝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御花園內慘叫之聲此起彼伏,血光大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皓云城外的那座青山上,韓立坐在山頂涼亭之中,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其身旁,金童盤坐在地,兩只小手正捧著一柄雪白色的長劍,一截一截地掰碎了往嘴里塞,一雙眼睛則四下掃個不停,似乎對周圍的景物頗有興趣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睜開眼睛,手腕一翻,掌心之中多出一塊圓形羅盤狀的法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著羅盤上的奇異紋路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方才,他使用煉神秘術之時,這塊羅盤突然起了一絲反應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略一沉吟,暗自催動起煉神術來,其手上的圓形羅盤上頓時升騰起一片白色霧氣,籠罩住了整個盤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紅色光點,一明一暗,正在霧氣之中不斷閃動著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心中一動,收起了煉神術,那道光點猶自閃動了幾下,逐漸熄滅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幾番嘗試之后,他心中頓時閃過一絲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圓盤竟然能夠發覺附近使用煉神術之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雖然不清楚探查距離有多遠,但此物出自太乙玉仙公輸久之手,只怕威能不會小,日后行走其他仙域時,倒是要特別注意,不能隨意使用煉神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韓立長出了一口氣后,反手將那塊圓盤收起,卻聽到一陣輕輕的鼾聲均勻地傳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尋聲望去,卻見金童側身躺在涼亭的橫椅上,竟不知何時已經甜甜睡去了,嘴角還帶著一抹淺笑。

92qp-就爱棋牌
每天送6元本金的斗地主 时时彩平台网址 时时彩后二36注技巧 亿彩·com 二十一点手机版 一肖中特平100 AG官方网 欢乐炸金花万人安卓版 金牌六肖王42期 pk10固定五码计划软件 抢庄牛牛作弊器 彩票对冲赚钱吗 pk10追345678窍门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澳门新京娱乐a√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